商界大佬齐悼刘晓光:愿你在天堂里没有沙尘暴,只有诗(2)
分类:微信吸粉 热度:

  过了几个月,刘晓光突然又被抓起来。社会上纷纷传言,我和任志强也被抓起来了,传的有鼻子有眼。三个竞争对手,本来同行是冤家,莫名其妙被视为一伙的了。我忙让任总出面辟谣。任志强让我出面,去博客上写文章辟谣。他的理由是我的粉丝比他的粉丝多。于是,我就写文章辟谣了。

  那一段时间,我每天都在提心吊胆。一天,一位领导说,让我配合中纪委调查,把当时招标前后的情况做笔录。我说,刘晓光被抓起来的理由就是“配合调查”。他说,你担心的话,就来我办公室做笔录吧,实事求是的把过程说一遍,你就回去了。于是,我做了中纪委唯一一次笔录,证明我们几家的行为都是合法的。

  三个月后,刘晓光被放回家了,但那位副市长再也没有出来。晓光出来后,任志强说,今天晓光出来了,我们一起吃顿饭,给他压压惊。饭桌上,我问晓光在里面多长时间。晓光在桌子下面伸出三个指头。我说,是三个月吗?晓光点点头。我发现他气色很不好,手抖的厉害。

  从此,晓光就病了。病的一天比一天重。这是不是在里面落下的病根儿,我不知道。平时不吃药时,晓光的手、脚和头都有些失控的抖动。他就用了一些日本的新药来治病。按规定,这些药费不能报销。晓光又没有钱,我们几个朋友每人出了同样的钱,为晓光凑足了药费。我们公司一位同事说,当了这么多年房地产商,自己竟然连药费都没有?我说:“是真的,他工作的房地产公司是国营全资的,晓光一直清白、廉洁。否则,抓起来了好几次,早就出不来了。”

  一个月前,我去医院看望他。看到晓光后,我心里一震。

  一个好人,一个善良的人,怎么都这样了呢?身上全是管子,他吃力地喘着粗气,在挣扎着。我问医生,他现在似乎醒了。医生却告诉我,没有。

  从医院出来,晓光挣扎着喘气的样子,一直在我脑子里转悠。他如同一困兽,也如同卡在小笼子中的大鸟。刚刚知道了他走了的消息,我觉得晓光这只大鸟终于冲破了小笼子,他飞走了,让我们为他送行,让他飞的更高更远。善良、高贵的灵魂一定会飞的更高更远。(节选自潘石屹2017年1月16日文《纪念刘晓光》)

  毛大庆:消失在阳光里的天梯

  12月初的一天上午, 晓光(虽是后辈,我们之间一直直呼其名,他一直叫我小毛)感到发冷发烧,径自让司机带他去朝阳医院看急诊, 之后因为高烧和病毒感染,医院直接在在急诊留院住院,之后很快昏迷进入ICU………在和病毒及综合衰竭抗击一个半月后,安静地离开了。在感到不适前的两三天里,他在密集地开会,最长的一次连续开了十几个小时…….劳累、带状疱疹、病毒和先前的帕金森等疾病综合作用,终于击垮了他。

 

过去的几年里,虽然退休了的他,仍然活跃在沙漠和环境治理、企业家论坛、公益活动的各个场合。晓光是个闲不住的人。

 

 
  过去的几年里,虽然退休了的他,仍然活跃在沙漠和环境治理、企业家论坛、公益活动的各个场合。晓光是个闲不住的人。

 

  前两年在上海的一个活动,他上台后,因为身体不支而精神萎靡,事后有人造谣说他醉酒上台。在之后的时间里,他凡参加活动,都特别注意,而为此,还吃了很多药,很多人不知道,他经常超量服药,为了能够有良好的面貌继续支持社会事业、支持朋友、支持伙伴。晓光是一个非常注重公众形象和极其自重自爱和自尊的人。

  感觉发冷,自己一个人随便去个医院、挂号看病,事后好多人问我为什么没有去大医院、没有请名医?从一个“发烧”就此和我们作别,是不是太“草率”了?其实,这就是本色刘晓光。晓光是个活得特别简单、特别单纯,从来没觉得自己是名人、是领导。晓光是个从来不给别人添麻烦的人。

上一篇:特朗普就任引商界担忧 贸易及关税成最大心病 下一篇:京城“渝牌快车村”的524天兴衰
猜你喜欢
热门排行
精彩图文